男子被白虎拖行
  都知道老虎是一種凶猛的動物,可有人“偏向虎山行”。前天,成都市動物園內,一名男子爬樹翻越圍牆,跳進獅虎苑孟加拉白虎的領地,對著白虎手舞足蹈地狂吼,隨後又走到玻璃前作畫。正在活動場所散步的兩隻孟加拉白虎被這個從天而降的不速之客嚇著了,一隻躲在牆角,另一隻壯膽咬住了該男子的衣服,開始反擊。成都市動物園啟動應急預案,50多名工作人員先後到場,果斷麻醉白虎,20分鐘後男子被成功營救出來。
  挑釁該男子爬樹翻進白虎園
  前天正逢周末,成都市動物園內游人不少。上午10時剛過,一名身穿橙色上衣的男子順著獅虎苑圍欄外的大樹,爬上了孟加拉白虎園的圍欄頂,並翻越鐵絲防護網,縱身一躍跳進了白虎的活動場所。該男子情緒激動,手舞足蹈地吼叫著……
  這一幕恰好被正在外巡視的獅虎苑飼養員鄧慶波見到。鄧慶波飼養獅子老虎已有13年,他說,兩隻老虎中花白虎叫“沈陽母子”,另一隻叫“寧波母子”。後者比前者調皮,喜歡在外面的活動場所進食。就算是與老虎親近的飼養員平時也與它們保持安全距離,不能近距離接觸,更何況是兩隻孟加拉白虎已成年。此時,他心頭一顫,“出大事了。”
  鄧慶波趕來,在虎園內室一直勸說該男子,並告知其可以通過通道進入內室,脫離危險,但該男子不聽勸,反而向白虎的方向前進。一系列舉動似乎嚇住了兩隻孟加拉白虎。其中一隻白虎對該男子的挑釁行為終於忍無可忍,衝上去反擊,咬住了該男子的衣領,開始抓扯男子,並將其拖行了大約2米。
  營救水管凍雞麻醉槍上陣
  沒有多想,鄧慶波立即奔跑到了十多米開外的地方先將4個內室(白虎的卧室)房門全部打開,之後跑到了工作人員通道,拿起水管,打開自來水龍頭,對著“沈陽母子”沖。“當時‘沈陽母子’在咬他的衣服,我想將他們分開。”鄧慶波說,這種方式確實見效,1分多鐘後,“沈陽母子”很快走到了一邊,在附近轉了幾圈後,乖乖地進入了內室。另一名飼養員連忙關門。
  一隻白虎進入內室後,還有一隻白虎在活動場,距離該男子只有幾米遠。此時,成都市動物園已啟動應急預案,50多名工作人員奔赴現場。站在工作通道的鄧慶波不斷朝著該男子呼喊:“快進來,快進來,但他就是不聽!”鄧慶波有些無奈。更讓他生氣的是,該男子反而朝著相反方向走,來到了活動場與游客通道相交的玻璃處,拿出了筆,在玻璃上作畫。
  為了讓“寧波母子”早點進入室內,保安、飼養員找來竹竿,四五人先後爬到了圍牆上,不斷用竹竿敲打鐵絲網,希望“寧波母子”聽到響聲後產生條件反射,自覺地進入到內室。不過,“寧波母子”沒有理睬敲擊聲,依然與男子對峙。隨後,飼養員找來一隻冷凍雞,保安李德接過來,扔進了活動場。李德說,冷凍雞是用來轉移“寧波母子”註意力的,但是白虎對冷凍雞無動於衷。
  成都市動物園獸醫院副院長鄧家波說,當時“寧波母子”距離該男子僅有四五米遠,他爬到圍牆上,用麻醉槍對準“寧波母子”的頸部打了麻醉針,用藥量約550毫克。麻醉之後,“寧波母子”有些睡意,搖搖晃晃地走進了內室。
  工作人員進入外活動場,強行將該男子救了出來。整個救援過程,持續了20分鐘。
  記者隨後在醫院看到,男子背部和四肢身上有16處傷,全是圓孔狀。醫生介紹,男子的傷勢主要是外傷,並無生命危險。
  調查該男子自稱為呼籲保護動物
  這位大膽的男子,就是27歲的四川資陽市安岳縣小伙子楊金海。楊金海說,小時候在鄉村讀書,成績不太好,初一便輟了學。十七歲便開始到廣東打工,做過製品廠的工人,當過電焊工、泥水工和建築工人。因為經常頭痛,便回到成都,還曾在一家鋼材城當過護衛隊員。“經常頭痛,一般都是晚上上班巡邏,但白天自己又經常睡不著。”幹了半年多,他感覺壓力有點大,他便回到安岳老家,賦閑。據他稱,自己幾年前曾經進過精神病院。
  前天下午,記者與楊金海的哥哥楊校東取得了聯繫。據他介紹,這幾年,楊金海有時候的精神狀態不太正常,但是是間歇性的,平時能夠工作。這次到成都,家人都還以為他是來找工作的。
  為何要自入虎口,楊金海解釋道:“人生短暫,每分每秒都要把握好……因為老虎比其他動物凶。我的行為,是為了引起關註。現在傷害動物那麼嚴重,動物都被殺光了,我就是為了呼籲保護動物。因為動物死了,人也只有死了。”記者問他,工作人員打開通道救他,為什麼不出去?楊金海回答:“他們先打開一個洞,我不出去。狗洞我不爬。”
  綜合成都商報、成都晚報  (原標題:虎穴冒險)
創作者介紹

情人節

qf62qfmk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